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苏尼特左旗 >

苏尼特--法制网

归档日期:03-13       文本归类:苏尼特左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从呼和浩特到苏尼特左旗,坐汽车要走半天时间。该旗的政法委书记是我同学(现到盟里任职),早就约我去看看他那里的政法工作。事情太多,拖了又拖,终于自己觉得不能再拖,正好他来电话说旗里有车到呼市,就答应搭顺车去一趟。其实走的时候就开始后悔,哪如自己开车或坐班车,因为搭的顺车上有几乎两家人,因为我人家几个人就只好挤在后面,让我心生不忍。

  人多,车也不大,开车的兄弟一定很为难。路上的车不是很多,但也遇到好几起事故,竟然有旅游大巴和大卡车追尾,这也是内蒙古交通事故怪象。记得几年前,自治区开计生工作会议,也是大巴车出事,多人遇难,多人受伤,大都是内蒙古计生干部和分管计生的领导。其中遇难的就有自治区计生委主任,我和当时的一位副主任谈起这事她还唏嘘不已。她是该主任专门从乌海市要来的。计生委需要一位作风硬朗的干部,而这位朋友正好是乌海市的政法委书记,办事干练,符合要求。主任出事,这位副主任就顺理成章接任转正。正可谓世事难料。这位朋友也于近年故去。

  路途要经过四子王旗、苏尼特右旗,是锡林郭勒草原的西部、典型草原向荒漠化草原的过渡地带,这里属于半干旱地区,降雨量稀少,草原上牧草稀疏、矮小。特别是进入苏尼特左旗的西部,更是洪荒一片,让人看了心惊。开车的兄弟讲,苏尼特十年九旱,草原常常难以返青。这让我想到了腾格尔那撕心裂肺的歌,草原不再!

  我的家乡是察哈尔八旗之一,是清初整顿蒙古察哈尔部的产物。而苏尼特左旗的前身苏尼特部也曾是老察哈尔八大营之一。再往前,据说是蒙古古老的部落之一。内蒙古大学的专家讲,成吉思汗第六世祖海都有子三:长子伯升豁儿多黑申,次子察喇孩领忽,三子抄真斡儿帖该。抄真斡儿帖该的第四子雪尼惕所属部众成为后来的苏尼特部的先民。当然,也有观点认为此苏尼特非彼雪尼惕,这种情况在蒙元后期很多。

  比较清晰的记载,北元时期,苏尼特部是察哈尔部的诸鄂托克之一。蒙古博迪阿拉克汗次子库克齐图墨尔根领有苏尼特鄂托克。16世纪中后期该部驻牧于西拉木伦河以北,与浩齐特、乌珠穆沁等鄂托克共同成为阿鲁(山阴)察哈尔的主要组成部分。

  库克齐图墨尔根有子四:长子布延珲台吉,次子贝玛墨尔根伊勒都齐,三子布延泰车臣贝哩桌哩克图,四子布尔海楚瑚尔。其中,布延珲台吉及其子绰尔衮游牧于苏尼特部右翼,布尔海楚瑚尔及其子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游牧于苏尼特部左翼。

  天聪年间,绰尔衮和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等惧怕林丹汗征讨,率所部避往外喀尔喀车臣汗部。天聪九年(1635年),绰尔衮之子叟塞(也写作素塞)偕喀尔喀车臣汗硕垒,遣使与爱新国通好。崇德二年(1637年),塔巴海达尔汉和硕齐之子腾机思、腾机特等各遣使于清朝。崇德四年(1639年),腾机思、叟塞各率所部自外喀尔喀车臣汗部投附清朝。不久,清廷就把腾机思所部编为苏尼特左旗,把叟塞所部编为苏尼特右旗,封两人(一说封叟塞与腾机思弟腾机特)为世袭札萨克郡王。

  各自为政,内讧频仍,导致了达延汗统一的东蒙古又四分五裂,这就正好给了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收服蒙古各部的机会。一开始这些蒙古部落是借助后金势力与察哈尔部林丹汗抗衡,等到后金势力坐大,他们就只能投附臣服了。科尔沁部的奥巴曾经表现出与后金分庭抗礼的姿势,但在后金强大的压力之下,也只好乖乖称臣。

  所住酒店正在旗广场一侧,就想利用晨起时间看看这广场的景致。广场规模很大,这与内蒙古地广人稀相当。广场中央,正对旗委政府大楼有一座高大的塑像让人仰视。像主扶刀北望,威风凛凛。看名字:吉鲁根巴特尔。基座有字,约略作了像主的介绍:苏尼特部落首领,十二世纪末至十三世纪初,与成吉思汗同时代人,是成吉思汗的猛将之一,为统一蒙古诸部落,建立蒙古大汗国立下不朽的功勋。在成吉思汗分封的九十五位千户中排名第五。除了武略还有文功:文学家、诗人,光鲜。

  介绍吉鲁根巴特尔文字常说是据《蒙古秘史》记载。其实,《蒙古秘史》记载,排在千户第五位的是亦鲁该。《史集》中作亦鲁格,称其为札剌亦儿部人,其父合丹是成吉思汗的侍从,后来成吉思汗将亦鲁格及其管领的千户给了窝阔台。屠寄认为亦鲁该为《蒙古源流》《黄金史》所载之雪尼惕人吉鲁格,余大钧先生认为误。吉鲁根巴特尔其实主要出现在《蒙古源流》中,这部书竟然能把成吉思汗的诸子搞混,实在不知其有多大的可信度。雪尼惕部应属尼龙蒙古,是阿阑豁阿的后裔。而札剌亦儿是迭列列斤蒙古,即一般蒙古人,不属于阿阑豁阿的后裔,又是蒙古世仆,札剌亦儿人做雪尼惕部的首领似乎让人难以理解。

  蒙古学专家乌兰在《蒙古源流》译注中称,雪泥,清译本作苏尼特,译名从《元史》,即《蒙古秘史》的雪尼惕,是海都第三子抄真斡儿帖该第四子雪尼惕及其后裔的部落。明代该部名不见于汉籍。《源流》、两《黄金史》的明代部分也仅一见,此后直至明末,该部未再出现。据《表传》、罗桑丹津《黄金史》《恒河之流》《金轮千辐》等,该部名后来成了答言汗(达延汗)嫡长孙不地汗(博迪汗)后裔辖部之一的名称。所以,窃以为苏尼特左旗塑雪尼惕或库克齐图墨尔根或腾机思腾机特的塑像都比吉鲁根巴特尔合适。当然,人家可能有人家的道理,只是我不知道。

本文链接:http://alosgk.com/sunitezuoqi/235.html